<b id="ea4cj"></b>
<input id="ea4cj"></input>
<button id="ea4cj"><b id="ea4cj"></b></button>
<pre id="ea4cj"><sup id="ea4cj"></sup></pre>
<th id="ea4cj"></th>
<th id="ea4cj"><ruby id="ea4cj"><xmp id="ea4cj">
<pre id="ea4cj"><b id="ea4cj"></b></pre><pre id="ea4cj"></pre>
<noscript id="ea4cj"><ruby id="ea4cj"></ruby></noscript>
<button id="ea4cj"><b id="ea4cj"><sub id="ea4cj"></sub></b></button>
<th id="ea4cj"><sup id="ea4cj"><xmp id="ea4cj">
<input id="ea4cj"></input>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紅旗焦點

醫院院長販賣出生證,去年被當地評為“最美巾幗奮斗者”

時間:2023-11-09 08:05:32  來源:中國新聞周刊  作者:記者

院長十多年前曾被捕

稱一時糊涂犯罪

  11月6日,打拐志愿者上官正義公開舉報稱,湖北襄陽健橋醫院院長葉有芝帶頭勾結網絡中介,利用網絡平臺公開販賣出生證和嬰兒,引發全網關注。

  上官正義稱,自己經過長達一年多臥底,掌握到湖北襄陽健橋醫院院長長期公開以近10萬價格販賣出生證(含出院生產病歷等)、疫苗本為買來孩子洗白身份。該團伙還售賣嬰兒,男女嬰價格都在10萬以上,涉及全國10多個省份,數量驚人。同時他還發現,該團伙還售賣假出生證,且在各地均已落戶,洗白涉拐兒童身份。

襄陽健橋醫院。圖/上官正義

  襄陽健橋醫院。圖/上官正義

  11月7日,襄陽市衛健委通報稱,目前,涉事醫院婦產科已停業整頓,相關責任人已被控制,醫院院長已被采取刑事強制措施并接受調查。工作專班已約見舉報者獲取了相關材料,相關問題正在進一步調查核實中。

  值得關注的是,剛剛被襄陽市當地評為“最美巾幗奮斗者”的葉有芝,曾在十多年前因為非法鑒定胎兒性別和引產被拘。她的健橋醫院成立至今6年多,也因使用未取得醫學檢驗專業技術職務任職資格的工作人員從事檢驗工作、擅自在登記的執業地點以外開展診療活動等多次被罰。

  志愿者曝光醫院院長販賣出生證

  11月7日,上官正義對中國新聞周刊表示,自己潛伏臥底該組織一年多,才掌握到該團伙的整個網絡販賣嬰兒、販賣出生證等一條龍的犯罪鏈條證據。

  起初,上官正義在網絡上與該團伙溝通并取得信任。這些中介社交平臺公開發布辦理出生證信息,物色一些“領養”孩子不能上戶口的客戶。接觸之后,中介表示,辦理出生證的價格在6萬元左右,為了保證真實,對方還發來一些成功辦理出生醫學證明,并且在四川、云南、河北、陜西等地順利落戶的案例。

  上官正義發現,上述出生醫學證明都是偽造的,其中查實的包括冒充湖南及云南玉溪某醫院的證明,“對方說,這種價格便宜的操作起來有一定難度,然后介紹了湖北襄陽健橋醫院,說直接可以和院長合作進行。”

襄陽健橋醫院院長勾結中介販賣出生證。圖/上官正義

  襄陽健橋醫院院長勾結中介販賣出生證。圖/上官正義

  襄陽健橋醫院的價格要更高。需要支付9.6萬元,醫院方面就會按照“正常”生產流程,在醫院辦理建檔、產檢、住院、分娩、出院等全套真實信息。“生產”兩天出院后,客戶就可以帶著買來的孩子前往該醫院采集足底血(新生兒出生采集足底血),后辦理出生證明,整個過程最長7天就完成。同時,醫院方面提供全國版本的疫苗接種本,并按照“真實”新生兒出生的流程“打疫苗”,打印乙肝及卡介疫苗注射記錄、注射日期、疫苗生產廠家及疫苗批號。

  隨后,中介還發來他們在湖北襄陽健橋醫院辦理成功的相關信息,其中還包括今年4月1日新啟用的第七版出生醫學證明。上官正義查詢得知,這些證明均真實有效,“這個時候我也想接觸一下他們幕后的這些人,看看到底是怎么操作的。”

  為此,上官正義在線下約見了中介,并拍下了視頻證據材料。視頻中,一名女中介表示,自己曾幫四川、湖南等多地領養孩子的客戶成功辦理了出生證明,費用在數萬元不等,“不帶寶寶去也可以(辦),院長加了1萬塊錢。她(院長)安全靠譜,你們放心。”

  “現在查那么嚴,知道犯法不對。只要醫院靠山好,咱們肯定給他介紹,如果咱不了解醫院,我也不會介紹你們去,也不會讓我鄰居朋友去。”

  上官正義告訴中國新聞周刊,該中介團伙在多地都有成員。例如,在云南的中介作為最底層一環,主要通過網絡平臺去物色客戶。而在山東的中介作為中間環節,在招攬生意的同時,負責聯系健橋醫院醫保辦的工作人員,也就是院長葉有芝的兒媳,最后直接對接葉有芝。

  今年9月,經過一段時間的接觸后,上官正義虛構了一份抱養小孩的信息,并在中介的引薦下見到了健橋醫院院長葉有芝。葉有芝坦言,解決戶口的事情風險極大,“我們犯的是死罪,國家不追究普通老百姓,但追究機構和個人。”

  葉有芝介紹了醫院詳細的操作流程,并稱可以辦理產檢、住院、分娩信息,最終辦理真實有效的出生證明。她還提到,襄陽辦理的出生證明到外地辦理落戶,如果外地派出所發現異常,往往會向發證地衛健部門發函求證,這會導致醫院的印象不好,還會造成醫務人員恐慌。為此,她向家屬提供了一些應對技巧,還提供了后續辦理戶口的經驗,例如,父母和領養子女血型不一樣怎么辦等。

上官正義在襄陽健橋醫院拍攝的資料。圖/上官正義

  上官正義在襄陽健橋醫院拍攝的資料。圖/上官正義

  除了販賣真實的出生證明,上官正義還在個人社交平臺提到,襄陽健橋醫院院長葉有芝勾結網絡中介,以10萬元以上價格販賣嬰兒。“醫院主要做代孕,辦理出生證只是副業,其下線網絡中介說,他們不光出售嬰兒,還收購嬰兒。如果身邊有懷孕的大學生不想要孩子,都可以介紹給他們,由他們幫助找買家”。

  上官正義在網上透露,今年9月,襄陽健橋醫院以11.8萬元成交一名女嬰,并通過他們在該院辦理的出生證等全套信息,在四川順利上到了戶口。10月中旬,該團伙又以14萬元的價格賣給廣東客戶一名女嬰,同樣提供了全套的住院分娩及出生證明。

  上官正義線下聯系的中介也提到了上述情況, “女孩13萬,加上生產費、營養費用什么的。就是別人不要的小孩,女學生什么的,誰想要拿著身份證去就行了……不會被查到。”

  根據當地通報,目前,涉事醫院婦產科已停業整頓,相關責任人已被控制,醫院院長已被采取刑事強制措施并接受調查。工作專班已約見舉報者獲取了相關材料。相關問題正在進一步調查核實中。

  涉事醫院成立6年被罰至少8次

  據了解,襄陽健橋醫院的前身為襄陽102醫院,最早由湖北工業集團職工醫院(簡稱職工醫院)改制成立。

  天眼查信息顯示,襄陽市健橋醫院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是一家以從事衛生為主的企業,經營范圍包括醫療服務、醫療美容服務等。企業注冊資本875萬人民幣,超過了95%的湖北省同行。

  葉有芝正是該公司法定代表人、執行董事、經理,其還持有公司80%股份,為實際控制人。今年4月,健橋醫院還成立了陳侯巷分公司,此外,葉有芝名下還有兩家母嬰護理公司。

  中國新聞周刊注意到,近年來,葉有芝曾多次以襄陽市女企業家協會副會長身份出席活動。2022年12月,她還被評為襄陽“最美巾幗奮斗者”。

  盡管如此,葉有芝多年前的劣跡也在這次事件中被曝光。2010年11月,湖北當地媒體楚天都市報曾報道稱,葉有芝因非法鑒定胎兒性別被拘。

  上述報道提到,1990年,葉有芝從鄖陽醫學院(現為湖北醫藥學院)畢業,后到當地某醫院工作。2003年,她承包了該院婦產科。2009年年底,院方終止承包。

  葉有芝對終止承包有想法,于是,她經常將病人帶到家中看病。同時,她覺得做胎兒性別鑒定及引產手術很賺錢,便購買了便攜式的B超設備。此外,她還利用進修、學習等機會,向可能接觸到的人透露她的家庭診所的“特點”:能做胎兒性別鑒定及引產手術。

  當時,葉有芝曾有兩套住宅,其中一套在她供職的醫院附近,她可以隨時將到醫院就診的病人帶到家里看病。她交代,為了規避風險,她雇傭的所有人員對外都稱“羅醫生”。她家的便攜式B超設備及引產藥品,都放在臥室里面,以免被外人發現。

  2010年,葉有芝被抓后,她曾寫了一份悔過書。她在悔過書中表示,她一時糊涂走上犯罪道路,有損白衣天使的形象。但她表示,自己十分熱愛醫生這個職業,她唯一的請求是希望保留她的醫師資格,待將來有機會改過自新,救死扶傷。

  事實證明,葉有芝并沒有改過自新,她創辦的襄陽健橋醫院自成立至今的6年時間里,曾多次受到行政處罰。

醫院成立6年數次被罰。圖/襄陽衛健委官網截圖

  醫院成立6年數次被罰。圖/襄陽衛健委官網截圖

  襄陽市衛健委官網上,有關襄陽健橋醫院的行政處罰信息公開通報也超過8條,包括使用未取得醫學檢驗專業技術職務任職資格的工作人員從事檢驗工作并出具報告、使用未變更執業地點手續的護士從事消毒操作工作,未按照規定填寫手術知情同意書、術前討論記錄等醫學文書,擅自在登記的執業地點以外開展診療活動等等。

  此外,該醫院還牽涉數起民事案件,且多為“醫療損害責任糾紛案”。

  涉事院長被控制,醫院停業整頓

  上官正義對中國新聞周刊介紹稱,11月6日,在掌握相關證據后,自己前往湖北省襄陽市衛健委反映情況,但被工作人員告知不能見相關領導。隨后,他又前往襄陽健橋醫院,希望規勸葉有芝等成員投案自首,如實交代違法犯罪行為,配合有關部門找到涉案的拐賣孩子,爭取寬大處理,但葉有芝并未出面,其同伙也不愿意自首。

  當晚,上官正義在個人社交平臺曝光了這些情況,隨后引發社會關注。11月7日上午,他前往襄陽市公安局,當面向襄陽市副市長、市公安局局長李新橋提供了販賣出生證案件的更多證據材料,“警方表示會高度重視,提級偵辦,嚴厲打擊。”

  上官正義還表示,由于此類犯罪會留下印跡,因此,與襄陽健橋醫院有關的中介團隊也將會被調查處理。

  11月7日下午,襄陽市衛健委針對媒體反映“襄陽健橋醫院公開販賣出生證販賣嬰兒”問題發布情況通報。通報稱,11月6日晚,工作專班進駐涉事醫院,連夜詢問了相關人員,并封存了相關資料作進一步核查。

  襄陽市衛健委工作人員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后續會繼續通報詳細的案件情況,“我們會盡快、盡全力調查,并且認真調查。”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圖文推薦

熱評排行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