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ea4cj"></b>
<input id="ea4cj"></input>
<button id="ea4cj"><b id="ea4cj"></b></button>
<pre id="ea4cj"><sup id="ea4cj"></sup></pre>
<th id="ea4cj"></th>
<th id="ea4cj"><ruby id="ea4cj"><xmp id="ea4cj">
<pre id="ea4cj"><b id="ea4cj"></b></pre><pre id="ea4cj"></pre>
<noscript id="ea4cj"><ruby id="ea4cj"></ruby></noscript>
<button id="ea4cj"><b id="ea4cj"><sub id="ea4cj"></sub></b></button>
<th id="ea4cj"><sup id="ea4cj"><xmp id="ea4cj">
<input id="ea4cj"></input>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紅旗焦點

警號000001的“老虎”,斂財5.5億元

時間:2023-10-22 12:22:27  來源:環球人物  作者:于冰?

  王大偉的腐敗大多發生在

  黨的十八大甚至十九大后。

  作者:于冰‍

  2023年10月19日,湖北省襄陽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公開開庭審理了遼寧省人民政府原副省長、省公安廳原廳長王大偉受賄一案。

·庭審現場

  ·庭審現場

  5.55億余元

  檢方指控,2008年至2022年,王大偉利用擔任哈爾濱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黑龍江省公安廳黨委副書記、副廳長,遼寧省公安廳黨委書記、廳長,遼寧省政府黨組成員、省長助理、副省長等職務上的便利以及職權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為遼寧忠旺集團有限公司、遼寧紅運投資(集團)有限公司、孟冰等單位和個人在企業經營、案件處理以及職務提拔、調整等事項上提供幫助,直接或者通過他人非法收受上述單位和個人給予的錢款、腕表、汽車、翡翠掛件等財物,以及代為支付購房款、購物款,共計折合人民幣5.55億余元。

  此次檢方指控中,檢查機關對王大偉受賄的對象進行了“點名”,包括遼寧忠旺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遼寧忠旺”)、遼寧紅運投資(集團)有限公司、孟冰等單位和個人。

  公開資料顯示,遼寧忠旺是中國忠旺的下屬公司。據多家媒體報道,中國忠旺實控人是劉忠田,曾被稱為“亞洲鋁王”。

  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在2021年12月發布消息稱,遼寧忠旺新增7條被執行人信息,執行標的總金額超505萬元,執行法院均為天津市武清區人民法院。

  2022年8月31日,中國忠旺相關中國債權人針對公司附屬公司遼寧忠旺等共計14家公司,向遼寧省沈陽市中級人民法院提交破產重整申請。

  今年4月6日,中國忠旺在港交所發布公告稱,香港聯交所宣布,由2023年4月13日上午9時起,該公司的上市地位將被予以取消。

  另一個被提到的孟冰,長期在遼寧省公安廳工作,曾任省公安廳治安總隊政委、總隊長,葫蘆島市副市長、市公安局局長,省公安廳指揮中心主任等職,曾是王大偉的下屬。

·孟冰

  ·孟冰

  2021年5月,孟冰出任遼寧省法學會黨組書記、專職副會長。2022年6月,官方通報其在任上被查;同年9月,官方通報其被開除黨籍和公職。

  通報曾指出,孟冰“搞政治攀附”“花費巨資跑官買官”“違規向領導干部贈送錢款”“為謀求職務提拔調整,向領導干部贈送錢款”“為謀取不正當利益,給予國家工作人員以財物”等。

  頂風作案

  王大偉并非政法系統出身。

  據公開簡歷顯示,王大偉1964年4月出生,1984年入黨。

  早年間,他在東北林業大學森林采運工程專業完成本科與碩士學業后,于1990年進入國家林業投資公司,任林業森工項目部綜合處干部,兩年后進入國務院經貿辦,此后歷任國務院經貿辦秘書局干部、助理工程師、主任科員,國家經貿委辦公廳秘書。

  1998年9月,王大偉任中國聯通公司計劃市場部副部長,3個月后又轉赴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任副秘書長,官至副局級,兩年后升為正局級。

  2001年6月起,他掛職任哈爾濱市副市長。2007年,王大偉任哈爾濱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任黑龍江省公安廳黨委副書記、副廳長。

  據檢方在指控中披露,王大偉從2008年至2022年利用職務上的便利以及職權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為他人提供幫助。

  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教授、北航廉潔研究與教育中心主任任建明表示,2012年11月8日,黨的十八大召開,大力推進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斗爭,保持高壓態勢,堅決遏制腐敗蔓延勢頭,而王大偉的腐敗大多發生在黨的十八大甚至十九大后。

  2013年,王大偉擔任遼寧省公安廳廳長、黨委書記;同年任遼寧省政府黨組成員、省長助理,省公安廳廳長;2017年任副省長,同時繼續執掌省公安廳。

  2022年3月,官方通報王大偉在任上被查。同年9月,官方通報其嚴重違紀違法被開除黨籍和公職。

  官方通報中寫道,經查,王大偉毫無理想信念,背棄初心使命,對黨不忠誠、不老實,為掩蓋“裸官”問題,搞假結婚欺騙組織;無視中央八項規定精神,違規收受他人大額錢款、借用管理和服務對象車輛;大肆賣官鬻爵,在干部選拔任用工作中為他人謀利,嚴重破壞任職地區和系統的選人用人制度和政治生態;生活腐化,道德敗壞;既想當大官又想發大財,徇私枉法踐踏紀法底線,貪婪無度,利用職務便利為他人在企業經營等方面謀利,并非法收受巨額財物。

  王大偉任內曾破獲過一起重大搶劫案。2017年5月,沈陽市法庫縣發生一起搶劫金店案,價值138萬元的黃金首飾被搶走。

  該案被定為2017遼寧省一號公案。王大偉當時任該案專案組總指揮,時任沈陽市副市長、公安局長楊建軍任現場總指揮,53小時即破獲此案。

·楊建軍

  ·楊建軍

  2021年8月12日,楊建軍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查。當年12月27日,2021年度全國常態化掃黑除惡斗爭新聞發布會在北京舉行。楊建軍在發布會上被點名是“保護傘”。

  “赤裸裸的腐敗”

  王大偉落馬前,曾穿著標有警號000001的警服出入多個公開場合。

  警號000001,是省公安廳廳長佩戴的警號。

·王大偉

  ·王大偉

  近年來,遼寧省公安廳連續3任廳長落案,分別為李文喜(任遼寧省公安廳廳長近9年,2002年5月—2011年3月),薛恒(任遼寧省公安廳廳長2年,2011年3月—2013年3月),王大偉(任遼寧省公安廳廳長9年,2013年3月—2022年3月)。

  在李文喜、薛恒、王大偉的通報中都出現了“利用職務上的便利以及職權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為他人在案件辦理和企業經營等事項上提供幫助”。

  受賄共計折合人民幣5.55億余元的王大偉,是今年受審、獲刑的“老虎”中受賄金額最多的人。

  李文喜的受賄數額同樣十分龐大。他共收受財物折合人民幣5.4億余元,于今年1月已被判處死緩,并在其死刑緩期執行兩年期滿依法減為無期徒刑后,終身監禁,不得減刑、假釋。薛恒也被指控受賄超1.35億余元。

  任建明告訴環球人物記者,這些腐敗案件更加說明權力腐敗的頑固性,迫使我們去反思誘發權力腐敗的深層次原因,在防治上要繼續保持高壓態勢,持續下猛藥。

  曾被披露的遼寧省公安廳原副廳長、大連市公安局局長王立科,每年到北京四五次,都要給當時在公安部擔任辦公廳副主任的孫力軍送“小海鮮”,到案發時累計折合人民幣9000多萬元。

  孫力軍也沒有讓王立科失望。

  2013年,49歲的王立科出任江蘇省省長助理、公安廳廳長,這是他第一次跨省履新。兩年后,王立科升任省委常委、省委政法委書記、公安廳廳長,躋身副部級官員序列。

  對于王立科的升遷,孫力軍坦言:“他去了江蘇當副省長、公安廳長,后來又當了江蘇省委常委、政法委書記,這一路我都提供了幫助。我把他當作自己人。”

  任建明說,包括逢年過節,下級可能給上級“送紅包”,為自己在這個系統中獲得“保護”,獲得升遷機會。這些都是赤裸裸的腐敗,彼此卻心照不宣。

  習近平總書記在今年1月舉行的二十屆中央紀委二次全會上發表重要講話強調,反腐敗斗爭形勢依然嚴峻復雜,遏制增量、清除存量的任務依然艱巨。必須深化標本兼治、系統治理,一體推進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要在不敢腐上持續加壓,始終保持零容忍震懾不變、高壓懲治力量常在,堅決懲治不收斂不收手、膽大妄為者,堅決查處政治問題和經濟問題交織的腐敗,堅決防止領導干部成為利益集團和權勢團體的代言人、代理人,堅決防止政商勾連、資本向政治領域滲透等破壞政治生態和經濟發展環境。

  “所以,我們一定要先明確腐敗土壤,往深層去鏟除腐敗,并要持續釋放震懾效應,能夠實現不敢腐,這樣才能讓腐敗大面積減少。”任建明說。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圖文推薦

熱評排行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