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ea4cj"></b>
<input id="ea4cj"></input>
<button id="ea4cj"><b id="ea4cj"></b></button>
<pre id="ea4cj"><sup id="ea4cj"></sup></pre>
<th id="ea4cj"></th>
<th id="ea4cj"><ruby id="ea4cj"><xmp id="ea4cj">
<pre id="ea4cj"><b id="ea4cj"></b></pre><pre id="ea4cj"></pre>
<noscript id="ea4cj"><ruby id="ea4cj"></ruby></noscript>
<button id="ea4cj"><b id="ea4cj"><sub id="ea4cj"></sub></b></button>
<th id="ea4cj"><sup id="ea4cj"><xmp id="ea4cj">
<input id="ea4cj"></input>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紅旗軍事

書寫戰天斗地的英雄史詩——長篇小說《南泥灣》余墨

時間:2023-11-04 18:40:53  來源:解放軍報  作者:詠慷

  今年建軍節前夕,我耕耘數載的長篇小說《南泥灣》由解放軍出版社出版發行。掩卷沉思,感慨良多。

  “自力更生、艱苦創業,同心同德、團結奮斗”的南泥灣精神,是中國共產黨人精神譜系的重要組成部分。南泥灣大生產運動不少人都聽說過,以此為內容的各種形式的文藝作品也有過不少。因而,創作這樣一部重大題材的長篇小說,要想有所突破與創新,難度很大。我不敢怠慢,力求憑鍥而不舍的精神“啃”下這塊硬骨頭。

  對南泥灣的故事與傳說,我自幼情有獨鐘。

  1937年,抗日戰爭在全國全面展開。我的父親和一大批有志青年一道,歷經磨難,奔赴延安。他們在陜甘寧邊區,包括南泥灣,接受革命的熏陶與思想的洗禮。他們清楚地知道,參加革命意味著將拋棄和犧牲自己的一切,卻仍然前赴后繼,矢志不渝。他們從戰爭、饑荒、流離失所中一路走來,也參加過南泥灣大生產。

  在我印象中,平常不愛唱歌的父母對《延安頌》《南泥灣(花籃的花兒香)》等卻常愛哼唱,延河、棗園、南泥灣也是他們時常念叨的地方。他們唱這些歌時,往往聲音由低沉到高亢,情緒也由平緩轉至激昂……他們記憶中的許多東西像鐫刻在大理石上一樣,雖經幾十年歲月的沖刷依然清晰依舊。這些歌和他們的整個青年時代連在一起,不能不讓他們、繼而也使我輩感到親切。我的生活積累很大一部分是來自幾十年來父輩的深情講述。人在快步趕路時留下的印象,經過時光的沉淀會變得愈發深刻,一切艱難和痛苦、堅守或悲壯,都會在回憶中變得美好而珍貴。

  高中畢業之后,我曾多次叩訪過延安(當然包括南泥灣),也早就萌生出一個莊重的愿望——一定要尋找機會寫一寫這個有重大意義的題材。某老作家有言:“定要寫小說,不然對不起沸騰過隨即凝聚在身邊的歷史。”經長期醞釀,我決定用長篇小說來表現這一題材。經過反復深入考察,我以專為開墾南泥灣而成立的八路軍359旅補充團為史據,以開發南泥灣的“先遣隊”為索引,再現從延安時期開始的幾十年斗爭風云。說實話,寫這部作品,使我對世界、人生的認識有了一個新的飛躍。

  有人說,“選擇了文學創作就選擇了寂寞”。拂去功利主義,抖落浮躁塵埃,文學創作確實是一項淡泊名利、遠離喧囂的心靈之旅。欲作文,先做人。做人必先修心,因為文由心定,文起于心。一個真正的創作者,作文的同時也是在不斷追求思想的進步、道德的完善與人格的提升。作為作家,我唯愿自己的追求和辛勞,能為祖國社會主義革命與建設大業貢獻微薄之力;也愿那個時代的痕跡能通過我的“習作”,在當代留下一些或淺或深的烙印。

  對作家來說,寫作的過程就是認識世界的過程。在創作小說《南泥灣》的過程中,我特別注重如下幾個問題。

  力求從歷史的角度回望、理解、反映南泥灣精神。南泥灣精神的基本內涵是“自力更生、艱苦創業,同心同德、團結奮斗”,推而廣之,我國人民開鑿紅旗渠、鉆探大慶油田等堅韌不拔的意志和精神和南泥灣精神是一脈相承的。弘揚南泥灣精神,必須堅持繼承與創新統一,不斷賦予其新的內容和含義,使之緊隨時代的步伐。小說《南泥灣》以主人公的人生奮斗足跡為主線,既反映了抗日戰爭最艱苦階段八路軍指戰員奉命開赴南泥灣,通過大生產運動為抗戰勝利提供物質保障基礎,又再現了20世紀50年代初解放軍挺進新疆屯墾戍邊,還反映了20世紀50年代末10萬轉業官兵開發建設“北大荒”。從八路軍指戰員到他們兒女子孫,一代接一代地把自己的青春乃至生命奉獻于黨、祖國和人民。小說以主人公幾代人的接力為主線,力圖反映中國的歷史變遷和他們堅定的人生態度;通過一個個具體化、形象化的“小故事”,力圖再現幾十年的“大歷史”。

  力求不單純地寫大生產,而是把它置于大背景中,把人作為生產、戰爭、建設的主體;力求把無限的時空凝聚到各類人物身上。在人物塑造上,我努力呈現一種多維視角與多維的性格特征,刻畫出一批身份不同、性格迥異的人物形象。抒寫人的命運與追求,是作家真正的創作價值,也是其作品有意義的根本原因所在。我在小說《南泥灣》的創作中,希望塑造出一批出身各異、經歷迥然、選擇有別、歸宿萬千的人物形象。其中,既有蕭司令員、王旅長等身經百戰、“專挑硬仗打”的革命將領,也有雷達明、章君曼等“窮家子弟”出身的基層指戰員;既有苗巧萍、苗劍杰、修月等家境殷實的知識青年,也有姚玉清、龐冬梅等對“進步與光明”的執著向往者;既有李光祖等因“求婚”“逃婚”而對“自由戀愛”充滿向往的青年,也有朱玉寶、朱淼娥等淳厚善良的村民;還有斯庭、柯娜、漆浣西、桑敏等因“找出路”或懷有“個人野心”而被不同敵對派系派遣進延安的特務……而在南泥灣這個特殊的環境中,他們后來的人生之路,或由于堅持進步而成為思想更純正、心胸更廣闊、意志更堅定的成熟革命者;或在革命大潮的洗禮中、在中國共產黨英明政策的感召與教育下幡然悔過,從原先的“敵特”成為革命戰士;或受原有階級立場、世界觀及具體環境所囿,始終在泥潭中不能自拔,終成社會“渣滓”……這一系列人物的命運各異,恰恰構成了小說《南泥灣》的豐富內涵。

  采用散點結構,力求把大生產、戰爭、愛情等諸條線索匯聚一起,使其碰撞、交織,從而描繪一些有特點的愛情故事。其中,才貌雙全的苗巧萍表現得最為復雜——青梅竹馬的兒時伙伴、英氣勃發的八路軍干部、激情奔放的俄羅斯學友、風流倜儻的國民黨特務,幾乎在同一個時間段與她產生了矛盾糾葛,可她并沒有被短暫的迷茫遮住理智的雙眼,最終還是選擇了志同道合的人。這是人生志向與文化底蘊使然,也是信仰的神奇力量。事業如此,愛情亦如此。

  時代向前發展,需要調動、釋放積極向上的正能量,以史為鑒,知史曉今,實現各條戰線正能量的融合共振。幾年來,一系列深入生活與創作的實踐,讓歷史和現實如潮水一般沖刷著我的心靈,又似清風一般蕩滌著我的心境。小說應有打動人心的力量——思想的震撼力、緊張的故事情節、濃烈的藝術氛圍……要讓人耳目一新。我激情洋溢地創作,用心感受作品中的人物心境。我希望,能通過刻畫性格獨特的典型人物反映那個特殊年代、特殊地域的特殊生活。衷心希望有更多讀者閱讀這部作品,并從中發現一些對理解我國革命有益的有關歷史和現實的思考。

微信圖片_20231105184829.jpg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圖文推薦

熱評排行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