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ea4cj"></b>
<input id="ea4cj"></input>
<button id="ea4cj"><b id="ea4cj"></b></button>
<pre id="ea4cj"><sup id="ea4cj"></sup></pre>
<th id="ea4cj"></th>
<th id="ea4cj"><ruby id="ea4cj"><xmp id="ea4cj">
<pre id="ea4cj"><b id="ea4cj"></b></pre><pre id="ea4cj"></pre>
<noscript id="ea4cj"><ruby id="ea4cj"></ruby></noscript>
<button id="ea4cj"><b id="ea4cj"><sub id="ea4cj"></sub></b></button>
<th id="ea4cj"><sup id="ea4cj"><xmp id="ea4cj">
<input id="ea4cj"></input>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毛澤東學院

毛主席機要秘書震撼發言:我有責任為毛主席說句公道話?!

時間:2023-11-10 17:21:08  來源:中紅網  作者:誠信德天下

  謝靜宜作為在毛主席身邊工作多年的人,親身經歷了許多事情,在毛主席去世多年后,她終于開口說話了,披露了毛主席一些往事,足以徹底說明一些事情。

  下面是她的一個回憶:

  個人崇拜是一種復雜的社會現象。它既有人民群眾對領袖出熱愛,又有人民群眾對領袖的迷信,這兩種感情往往伴生在二起,不好加以區分。采取完全肯定或完全否定的態度,都是不科學的。

  據我親身感受,我覺得毛主席對這個問題采取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的科學態度。

  毛主席在全黨、全軍、全國各族人民心目中的地位和威信,是在長期、復雜的中國革命和建設過程中,自然而然形成的,不是自封的,更不是靠誰“樹”起來的。

  對待個人崇拜問題,一旦察覺,他的態度是明確的。

  1966年7月的《致江青的信》;1967年12月的《關于湖南省12月16日韶山鐵路通車報告的指示》,他對“絕對權威”、“大樹特樹”的提法和說法作了批評;1969年4月九大召開之前,他對黨章寫進“三個副詞”(即天才地、創造性地、全面地發展了馬克思主義)不贊成的態度。

  1970年他與斯諾的談話;同年他在九屆二中全會上發表的《我的一點意見》;以及以后他對“降溫”的指示等等,都有黨內文件可以證明。對“文g”中發生的不正?,F象,他是堅決反對的。

  自1966年紅/衛/兵大串連,第一枚毛主席小像章出現起,造像章的浪潮一浪高過一浪,樣式越來越多,像章越來越大,質量越來越高,工藝越來越精,很多人搜集的范圍越來越廣。

  這股風也刮到了毛主席身邊工作人員那里。我本人就搜集到許多精致的像章,夾在幾個自制的泡沫塑料本子里,其他同志也和我一樣,大概誰也沒有拿出來讓毛主席看過。

  1967年下半年的一天,我心血來潮,拿著自己的像章冊,得意洋洋拿給毛主席看,想讓他也欣賞一下。萬沒想到自己討了一個沒趣。

  當時,我剛掀開冊子,毛主席不知是什么,他伸過頭好奇地瞟了一眼,發現是一枚一枚他的像章時,面部立即變嚴肅了。

  我看得出來,毛主席不高興了。我從來沒有看見過他老人家這樣的臉色。

  我緊張了,隨即合上像章冊,退后一步。毛主席說話了:“把它給我。”毛主席伸出手來。

  我沒有意識到這像章后面嚴肅的政治問題,只是從感情上理解這件事。我說:“我不給你。你要是給我扔了就糟了。我保存這么好,是很長時間才積攢這些呢!”

  這時毛主席看看我苦笑了一下。毛主席接著問:“其他人也有嗎?”

  我答:“都有,有的比我還多。”

  毛主席的臉色又變得嚴肅了,厭煩地說:“真怪,對這個東西,人們像集郵票似的那么感興趣。”他沉思了片刻,感嘆地說:“這是多大的浪費呀!”

  我離開了毛主席住處后,把這一情況報告了汪東興。后來,做像章的熱潮逐漸下降,我也對搜集像章失去了興趣。

  1967年以后興起的“早請示、晚匯報”、跳“忠”字舞二做“忠”字操,帶有濃厚封建迷信、形式主義、唯心主義的做法,毛主席是不知道的。后來當我在無意中談起這些事時,毛主席說:“荒唐!”他皺起眉頭,陷入沉思。

  1968年春,我向毛主席談起在工廠聽到有人編的快板“毛主席像掛中央,毛主席語錄貼兩旁,抬頭看見毛主席像,心中升起紅太陽”時,毛主席不高興了,說:“到處都掛我的像,連戰士的宿舍也掛我的像,我去散步時發現的,我問他們:‘你們敬的是什么神呢?’”

  以后,毛主席兩次發出“降溫”的指示,對“天才論”、“唯心論的先驗論”作了理論上的批判。

  對“四個偉大”(即偉大的導師、偉大的領袖、偉大的統帥、偉大的舵手)、“三個副詞”(即毛主席天才地、創造性地、全面地發展了馬克思列寧主義)表明了他的否定態度。這股個人迷信、個人崇拜的狂風得到了遏制。

  這個復雜的社會現象和歷史的教訓,留待歷史學家和后人去評說吧!我作為主席身邊工作人員之一,是歷史的見證人,我有責任為永遠沉默的老人家說幾句公道話。

  面對一些別有用心的人搞的個人崇拜,毛主席多次制止,嚴厲的批評了一些人的錯誤做法,廣大人民也是反對個人崇拜的??!

  而這么多年過去了,人民早已看透這一切!人民自發而起的崇拜,絕對不是個人崇拜!這是人民對真理,對自由、對一切正義的向往!

  毛主席在人民心目中的地位,從來不是他自己要求來的,是一件件一樁樁“為人民服務”的實事奠定的,是一次次切切實實的為人民著想積累的,人民愛他,敬他只因為他值得這樣的尊敬!

  人民懷念他,崇拜他,只是因為再也沒有一個這樣的領袖,能夠如此發自內心地為人民做到這么多!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圖文推薦

熱評排行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