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ea4cj"></b>
<input id="ea4cj"></input>
<button id="ea4cj"><b id="ea4cj"></b></button>
<pre id="ea4cj"><sup id="ea4cj"></sup></pre>
<th id="ea4cj"></th>
<th id="ea4cj"><ruby id="ea4cj"><xmp id="ea4cj">
<pre id="ea4cj"><b id="ea4cj"></b></pre><pre id="ea4cj"></pre>
<noscript id="ea4cj"><ruby id="ea4cj"></ruby></noscript>
<button id="ea4cj"><b id="ea4cj"><sub id="ea4cj"></sub></b></button>
<th id="ea4cj"><sup id="ea4cj"><xmp id="ea4cj">
<input id="ea4cj"></input>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紅旗經典

王今朝 衛馬東:“私吃公”不是社會主義自我完善的改革——慶祝建國70周年回顧和建言所有制改革之四

時間:2019-08-19 15:23:56  來源:昆侖策網  作者:王今朝 衛馬東

 王今朝 衛馬東:“私吃公”不是社會主義自我完善的改革——慶祝建國70周年回顧和建言所有制改革之四

人生七十古來稀,歷史表明,一個強盛的國家走過70年之后,也就面臨一些關口。大漢如此,大明如此,蘇聯更是如此。建國70周年慶祝不是吃吃喝喝,也不是僅僅歌功頌德。建國70周年慶祝是對建國者初心的宣揚,是對70年經驗教訓的總結,是對國家未來走向的一種宣示。

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建國者,如毛、周、朱等,戰爭時節,他們“為有犧牲多壯志,敢教日月換新天”。和平時期,他們只爭朝夕,建立公有資產無數,更護以強大上層建筑。終其一生,兩袖清風,夙夜為公,為的是中華之崛起,民族之屹立。他們身后的改革本來是社會主義的自我完善。但是,改著改著,改革在不少領域似乎走入了一個迷途。在建國70周年之際,我們應該迷途知返了。

一、“私吃公”是中國改革過程的一個顯著特征

有人說,中國改革是漸進式改革。確實,中國改革是漸進式改革。但漸進式改革是相對休克療法來說的。我國改革避免了蘇聯實施休克療法所導致的顛覆性錯誤,這恐怕也只能說是因為毛澤東主席的理論和實踐培養了一大批后繼者。這些后繼者中有些人即使對文革有不滿,但總還是知道毛澤東主席所確立的“獨立自主”原則的重要性,不可能允許中國按照西方人開出的休克療法來做。事實上,斯大林逝世后,赫魯曉夫即使做了秘密報告,釀成巨大混亂,也難以顛覆斯大林留給蘇聯的政治經濟遺產。從斯大林逝世到蘇聯解體,經歷了近40年,蘇聯也是在一個溫水煮青蛙的漸進過程中又碰到了戈爾巴喬夫這樣的領導人,才讓休克療法得逞的。

中國古人早就懂得防微杜漸、未雨綢繆的道理,早就有千里之堤毀于蟻穴的訓誡。然而,能夠總結出的這些道理提出這些訓誡是人只是聰明人。放在其他人那里,放在不同的時代,這些道理和這些訓誡就可能被擱置庋藏了。在20世紀后期的中國,在改革的進程中,就發生了這樣的事情。本來,我國無論是憲法還是人們的意識,都建立了公有制等于社會主義的理念??墒?,改革后,人民公社一下子被承包制取代了,鞍鋼憲法、黨委領導下的“廠長負責制”一下子被承包制、“現代企業制度”取代了,黨委領導也難以實現了?!?】在上世紀與本世紀之交,不知從哪來的指令,突然全國各縣和地市幾乎在一夜之間把國有中小企業一律賣光了。雖說是“賣”,實際是明送暗奪,國有資產大量流失了。與此幾乎同時,外資又大規模進入、股票市場又迅速發展。結果導致原來普遍存在鄉鎮的集體企業也趨于銷聲匿跡了。經濟發達地區的企業主體主要變成了所謂民營企業和外資企業。像“仇賣光”(即時任中共江蘇宿遷市委書記后升官為江蘇省付省長、云南省委付書記的仇和)那樣的官員,不僅把其主政之地的國有企業賣光了,還把學校和醫院賣光了。今天,我們依然可以看到有政策文件鼓勵所謂社會資本進入醫療系統的報導!

當國有資產嚴重流失,全國廣大地市縣的社會主義經濟基礎被一掃而光,大批工人下崗失業就不可避免了,一批侵吞國有資產的爆發戶拔地而起就不可避免了,雇傭勞動制度迅速在城鄉廣泛滋生就不免了,黨的領導也難免弱化了。我國在計算機軟件和硬件、飛機、汽車等領域沒有及時跟進,讓一些小國、小的地區反而超越了。對于這種經濟發展的結果,人們會問,這是科學的發展戰略嗎?對于其中所蘊含的頗為類似馬克思所說的資本原始積累的過程,有識之士甚至會問:這離資本主義復辟還有多遠呢?這是社會主義自我完善的改革嗎?

二、“私吃公”依然未能在中國改革開放中退場

善良的人們或許認為,在經歷一些“私吃公”之后,中國的私有化會停止。不是的。國內外心懷私有化的人們不僅不會停止,而是把目光更緊緊盯在我國僅剩的國有大中企業上,試圖采用內外夾攻的辦法來徹底地削弱和瓦解我國社會主義經濟根基。美國政客、世界銀行行長佐利克打著為中國改革獻策的旗號,利用世行與中國交往的渠道,采取了與中國智囊部門合作的形式,以課題研究為名,主導了要中國國有經濟降低到10%的《2030年的中國》“研究報告”。參與這個報告的成員中,不少是國家重要部門的正式成員或兼職成員。

綜合各種報導,可以說,為達到他們預設的這種目的,他們套用了冷戰時期美國瓦解蘇聯和東歐國家的策略,即輿論上的以虛攻實和實踐上的參實毀實。媒體報導有時深度不夠,有時甚至可能一些情況不實,但對于媒體報導不可等閑視之。如果媒體的報導有誤,那我們完全可以采取有則改之無則加勉的態度。如果媒體報導了,卻沒有引起我們的重視,讓錯誤愈演愈烈,讓初心愈行愈遠,結果將是災難性的。

根據媒體報導,可以說,在以虛攻實的輿論方面,他們千方百計、一個接一個地制造“否國抬私”輿論:

1、他們首先根據哈耶克等人理論詆毀計劃經濟,然后制造國企是計劃經濟產物的輿論,甚至說中國要實行市場經濟,必須以私人企業為市場主體。這樣,他們就承接了我黨提出的市場經濟的概念,而否定了我國憲法規定的公有制為主體,從而也就架空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概念,從而也就否定了社會主義。實際上,這種觀念在20世紀80年代后就一直存在,不僅揮之不去,而且變本加厲。運用本體論分析就可以發現,計劃經濟必然是一種市場經濟。因為計劃經濟中有大規模的交換。而市場經濟的本意本來就是交換經濟。到目前為止,這種正確觀點依然沒有在中國產生應有的影響。

2.他們提出“國退民進”的口號。中國20世紀90年代的賣光國有中小企業實際上就是實踐他們的國退民進主張。此后,“國退民進”似乎成為中國的一種政治正確。當一些地方關閉了違規生產的小煤礦等企業時,他們就攻擊這是“國進民退”,是“倒行逆施”。他們有人還把西方用于指一些資本主義企業的“僵尸企業”移花接木,【2】用來指所有僅存的公有制企業為僵尸。

3.他們策動進一步提高私企的法律地位,為此利用他們的刊物鼓動修憲,要把私有經濟提高為社會主義經濟的主體地位。為了貫徹落實所謂《2030年的中國》的滅國毒計,有參與這個報告的人趁十八大召開之際,提出了一個所謂“383方案”。雖遭否定,但宣傳惑眾作用仍存,且不時冒頭。比如,最近他們又提出“所有制中性論”。天下哪里有所有制中性,如果所有制無所謂,為什么不把私人企業轉化為公有制企業呢?不是中性嗎?這種睜眼說瞎話可謂中國私有化論者的一大奇葩!

值得指出的是,持有上述觀點的人有的在所謂民間機構,如所謂“天則經濟研究所”,有的在半官辦民機構,如在“50人經濟論壇”,有的則在政府、大學以及公辦研究機構之中。他們或多或少都與西方大學、基金會等有著這樣那樣的聯系,構成西方影響中國決策的渠道,成為極大影響中國政策走向的輿論策源。值得高興的是,中央已經開始重視這些問題。就連外國也開始整頓所謂非政府組織了??墒?,對于中國私有化勢力絕不能低估。一個不知哪里來的“吳小平”,突然提出一個“退場論”,卻引起中國政策上的一個不小的擾動。至今為止,我們不知道“吳小平”何許人也。一個不知名的人卻引起如此擾動,是有人試圖先立一個靶子,把馬克思主義的主張推到極端,再起而打倒之,以證明自己繼續私有化的正確吧?!

有了以虛攻實的輿論準備,他們在參實毀實的實踐方面,多頭并進,企圖創造實施“休克療法”、顏色革命的條件:

1、各個擊破。堅持繼續賤價收買國有企業,即使出了人命(如吉林通鋼等企業的私有化)也要堅持。在中國實施混合所有制的改革中,一些人有意地要把它引向私有化。

2、以所謂平等競爭和打破壟斷為名,要求國企讓出資源、領域和市場,大量引進外國壟斷資本(即一些人冠以的所謂“戰略投資者”)兼并,讓私資和外資進入。為此一個接一個地先后發出了數個政府文件,有的文件還是由代表私資的頭面人物起草的。據媒體報道,開放的28個行業已有21個被外資控制。到目前為止,所有國企的股份比例也似乎要全部放開。金融市場也要全面放開。即使我們國家的國企力量和金融力量已經足夠強,也沒有必要采取全面放開的政策。因為如果外資看不到油水,你全面放開也沒有用。就如生兒育女成本如此高,放開計劃生育也難有人生育一樣。給外國人一個空頭支票沒有實際用處。它反倒引起社會的質疑。

3、實行徹底否棄“鞍鋼憲法”的所謂“現代企業制度”,把國企管理引向資本主義企業管理。西方管理學具有極強的資本主義意識形態特征,翻一翻西方的各種管理教科書,比如人力資源教科書,就知道那種管理是服務于私人資本獲益的管理了。“鞍鋼憲法”是針對前蘇聯廠長負責制的“馬鋼憲法”和我國“廠長負責制”的弊端而對我國鞍鋼企業管理改革實踐的成功經驗總結,是經黨中央同意和毛主席定名批準的,是比西方科層制和蘇聯馬鋼“憲法”更為科學的至今未能被任何一種管理制度超越的企業管理制度。改革開放后30多年中,鞍鋼憲法在中國鮮被提及,而西方管理學大行其道,西方管理學和西方經濟學基礎上的“現代企業制度”成為口號,不難想象,中國僅存的國企的管理會受到怎樣的影響。

4、讓國有企業每年上交百分之十的資產股權,做社?;?,同時把國企所謂非主營業務資產改制為私人所有,進一步削減國企的經營力量。

綜合以上,通過以上一塊一塊地蠶蝕和侵吞,加上官商內外勾結的腐敗造成的國資流失,我國社會主義經濟根基被嚴重削弱,經濟五脈受損。這樣,就可以理解,習總書記多次強調,國企改革必須做優做大做強,要擴大國有經濟的競爭力、影響力和控制力,是多么的重要。如何讓國有企業地位從日益降低的泥坑中擺脫出來,成為建國70年的時候中國面臨的重大戰略問題。

三、讓所有制改革回到社會主義自我完善的軌道上來

改革是中性詞,用于實踐,它必然是有方向的。非此即彼。即使一些中性的改革與所有制根基聯系起來,也就有了方向。因此,毛澤東主席生前所做出的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的斗爭還沒有完結的判斷是無比英明,無比正確的。習近平總書記所指出的今天的時代依然是馬克思所指明的時代也是無比英明,無比正確的。

令人慶幸的是,改革開放后,我國也大力進行了國企建設。三峽水利樞紐工程就是其中代表。其他如高鐵、通訊、航天也在國有資本的推動下迅速推進。銀行體系、航空、大學還主要掌握在國家手中。沒有老一輩領導人的堅持,這種國企、國有事業單位的建設是不可想象的。設想一下,如果我們的改革不是把很大的精力用于進行賣光國企的所有制改革,國企要生存,必然選擇上述方向加以推進。實際上,經歷所謂改革而依然存在并得到巨大發展的國企(如京東方)也是這樣做的。如果再加上國家的大力支持(需要做計劃),我國在建國70周年的時候,生產力發展成就本來會大很多。如果這樣想,改革方向和改革戰略不就非常明確了嗎?

我國是一個土地遼闊、民族眾多的國家,資源不太豐富,人口如此眾多,又處于資本主義的環伺之中。一個什么樣的經濟基礎能夠讓十四億人生活喜樂?答案是只有社會主義公有制。中國古人講,不患寡而患不均。我們的改革不能把“寡”作為主要矛盾或矛盾的主要方面。即使實現了平均,也要防止經濟再次滑入不均之中。事實上,生產力總是會發展的。而且,中國共產黨的軍史、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經濟史表明,在一種平均分配的社會制度里,生產力能夠得到比在私有制的兩極分化的分配社會里更快更好的發展。也就是說,在社會主義國家里,平等、公平與效率完全是兼容而且兼得的。新中國70年正反兩方面的經驗和教訓都讓我們得出這一結論。香港正在發生的混亂也證明這一結論的正確性。

讓我們的未來的所有制改革回到社會主義自我完善的軌道上來吧!回到這個軌道,就可以綱舉目張,乘勢前行,譜寫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新時代篇章!

注 釋:

【1】人們大可以問一個問題:廠長負責制是否真的能夠讓廠長負責。如果廠長能夠負全責,鞍鋼憲法就不用了。即使在黨委領導下,廠長所負責任也是十分有限的。

【2】“僵尸企業”(zombie company)概念可能緣于美國經濟學家 Edward Kane(1987)。他以僵尸銀行(zombie bank)來形容日本經濟危機中無望恢復生氣,但由于獲得放貸或者政府支持而暫時免于倒閉的負債企業,以及受這些企業連累形成的經營不善、缺乏活力的銀行體系?!督鹑跁r報》用僵尸企業攻擊我國對國企貸款的行為。隨后,國內一些人就把這個詞用于指我國國企了。

【作者分別系武漢大學經濟發展研究中心教授、博導,昆侖策研究院高級研究員;中國老教授協會財經管理分委會、原財政部財政科學研究所研究員。本文原載“昆侖策網”,授權察網發布】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圖文推薦

熱評排行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