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ea4cj"></b>
<input id="ea4cj"></input>
<button id="ea4cj"><b id="ea4cj"></b></button>
<pre id="ea4cj"><sup id="ea4cj"></sup></pre>
<th id="ea4cj"></th>
<th id="ea4cj"><ruby id="ea4cj"><xmp id="ea4cj">
<pre id="ea4cj"><b id="ea4cj"></b></pre><pre id="ea4cj"></pre>
<noscript id="ea4cj"><ruby id="ea4cj"></ruby></noscript>
<button id="ea4cj"><b id="ea4cj"><sub id="ea4cj"></sub></b></button>
<th id="ea4cj"><sup id="ea4cj"><xmp id="ea4cj">
<input id="ea4cj"></input>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紅旗影院

郭松民:再談《如此多情》,兼談等級制

時間:2023-05-29 16:00:19  來源:獨立評論員郭松民  作者:郭松民

  01

  前兩天,評論了兩部電影《如此多情》【點擊閱讀】《青春似火》【點擊閱讀】,這其中涉及到一個概念,“資產階級法權”。

  有朋友希望我能對這一概念詳細解釋一下。

  對馬克思的資產階級法權理論,我也仍在學習之中,理解的不一定準確,在這里只能把自己的學習體會和大家分享一下。

  那么,究竟什么是“資產階級法權”呢?

  “資產階級法權”是馬克思在《哥達綱領批判》中提出并用于描寫社會主義經濟特征的一個概念。

  馬克思認為,在社會主義經濟關系和社會關系中,由于實行等量交換的按勞分配原則,因此還存在著類似資本主義社會那種形式上平等而事實上不平等的屬于資產階級性質的法定權利。

  這是什么意思呢?

  直截了當地說,就是按勞分配——這是傳統社會主義制度最主要的分配原則,也被視為傳統社會主義制度的一項主要優越性——是一項“屬于資產階級性質的法定權利”,即資產階級法權。

  在傳統社會主義制度下,根據按勞分配的原則,一個人所擁有的資歷、戰功、地位、學歷、職稱……等,都可能成為其索要社會剩余的資本。

  換句話說,在建立了公有制,完成了生產資料社會主義改造的國家,生活資料的私有制依然存在。因此,盡管以直接榨取勞動力剩余價值為目標的資本沒有了(當然資本家也沒有了),但資本的幽靈卻在一切可以拿出來交換的附著物上借尸還魂,資本的基本運行邏輯——等價交換——也仍然是社會的基礎性運行規則。

  1975年,毛主席有一系列談話,反復闡明了這一點:

  “總而言之,中國屬于社會主義國家,解放前跟資本主義差不多,現在實行八級工資制,按勞分配,貨幣交換,這些都跟舊社會沒有什么區別,所不同的是所有制變了。”

  “我國現在實行的是商品制度,工資制度也不平等,有八級工資制等等。這只能在無產階級專政下加以限制,所以林彪一類如上臺,搞資本主義很容易,因此要讀點馬列主義的書。”

  “列寧說建設沒有資本家的資產階級國家,為了保護資產階級法權。我們自己就是建設了這樣一個國家,跟舊社會差不多……”

  一個“沒有資本家的資產階級國家”——毛主席說的再清楚不過了。

  搞社會主義革命,不知道資產階級在哪里……,還用問嗎?

  02

  在奪取全國政權之前,革命隊伍中實行供給制的分配方式,取消了等價交換的原則。

  “供給制”是一種軍事共產主義,是由組織向每個參加革命工作的人提供為保障革命和戰斗需要所必須的(也是最低限度的)物質保障。

  供給制的有效運轉,通常要和高漲的革命熱情及嚴峻的對敵斗爭形勢結合起來。

  但奪取全國政權之后,和平降臨了,社會生活(尤其是城市生活)變得極其復雜,同時還有一個和資本主義外部世界打交道的問題,沒有一個包羅萬象的供給系統能夠滿足如此繁復、如此五花八門的需求。

  因此,實行薪金制,即生活資料的私人所有制勢在必行,等價交換,按勞分配也勢在必行。

  問題在于,和人們關于按勞分配的美好想象不同,在實踐中,根據按勞分配的原則建立的國家,不能不是一個與真正平等主義精神相去甚遠的等級制國家。

  這是因為,由于社會勞動的極端復雜性,要精確計算每個人的勞動并以此為依據進行分配是極端困難的,甚至是完全不可能的。

  于是,按勞分配就不得不“合理地”蛻變為按照工作的“重要性”、“稀缺性”進行分配。由于“重要性”、“稀缺性”同樣是難以精確評估的,所以最終必然會演變為按等級分配。

  1958年10月13日,《人民日報》加編者按發表了一篇討論資產階級法權問題的署名文章,其中言簡意賅地指出:“資產階級法權思想的核心是等級制度。”

  這意味著,中國已經開始找到社會主義革命的正確方向。

  從社會效果的角度來看,等級制的建立,不可避免地會產生“反向激勵”的效果。

  從邏輯上說,社會主義國家是人民當家作主,勞動者是國家的主人。但不幸的是,在等級制下,從分配的角度看,普通勞動者恰恰處于分配等級的最低階位。

  因此,許多普通勞動者(少數真誠的理想主義者除外)只要一有機會,就想脫離勞動者階層,爬上更高的分配位階。

  行文至此,傅萍為什么一定要嫁處長的問題,其實也就不言自明了,這個問題無疑也是不能靠“樹立正確的愛情觀、婚戀觀”來根本解決的。

  03

  蘇聯的解體,在一個史無前例的巨大規模上,證明了資產階級法權對社會主義制度的嚴重威脅。

  簡單梳理一下,蘇聯從建立到解體,經過了這樣幾個步驟——

  第一, 在十月革命中誕生了人類歷史上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

  第二, 布爾什維克和蘇聯人民之間的契約是:建立一個各盡所能,按勞分配,人人平等,沒有人剝削人、人壓迫人的人民國家;

  第三,列寧去世之后,在資產階級法權的作用、影響下,蘇聯開始出現特權現象和特權階層;

  第四,五十年代,在赫魯曉夫提出的“全民黨”口號下,資產階級法權獲得了政治上、理論上的正當性。

  第五, 資產階級法權的泛濫及其社會后果——特權階層的存在,違反了蘇聯最基本的社會契約,使得蘇共關于社會主義的所有宣傳都變成了一種謊言,蘇聯的存在,由此失去了政治、道義基礎;

  第六,蘇聯的解體,也就不可避免了。

  歷史的經驗值得注意,對一個社會主義國家來說,處理不好資產階級法權問題,后果將是致命的。

  五、六十年代的中蘇“十年論戰”,無疑是毛主席對蘇共的一種挽救,蘇共拒絕了這種挽救,其結局已經說明了一切。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圖文推薦

熱評排行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