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ea4cj"></b>
<input id="ea4cj"></input>
<button id="ea4cj"><b id="ea4cj"></b></button>
<pre id="ea4cj"><sup id="ea4cj"></sup></pre>
<th id="ea4cj"></th>
<th id="ea4cj"><ruby id="ea4cj"><xmp id="ea4cj">
<pre id="ea4cj"><b id="ea4cj"></b></pre><pre id="ea4cj"></pre>
<noscript id="ea4cj"><ruby id="ea4cj"></ruby></noscript>
<button id="ea4cj"><b id="ea4cj"><sub id="ea4cj"></sub></b></button>
<th id="ea4cj"><sup id="ea4cj"><xmp id="ea4cj">
<input id="ea4cj"></input>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紅旗金融

軍隊經商始末

時間:2020-12-24 15:48:53  來源:Europe金靴  作者:歐洲金靴

   魏則西事件四年了,時間真快。

  資本吃人,手起刀落。

  關于百度,連篇累牘不想多說,我當時比較關注的,是魏則西案件里的武警北京市總隊第二醫院。

  武警北京二院,軍委體制內單位,但很早之前就被隸屬莆田系的陳新賢、陳新喜兄弟的康新公司所控股,而陳新喜的柯萊遜生物技術有限公司即是武警二院的所謂“細胞免疫技術”(DC-CIK療法)的提供者。

  軍隊經商,一段彎路,也是一闕黑史。

  1.

  回溯我軍經商之史,這是一段不忍回首的往事,軍隊的純潔性、紀律性幾乎在某一時期被毀于一旦,“政治建軍”的鋼紀也一度被丟到角落中……

  1985年,中共中央軍委擴大會議上,時任中央軍委主席主張為改革開放節省軍費開支,提出了“軍隊要忍耐”的重大決策。

  因此,“軍費緊張”逐漸成為當時中央政府和各級政法委面臨的突出問題,只是在“軍隊要忍耐”的大棒下,問題很難得到實質性解決。

  從1985年開始,財政只管撥六成軍費,其余四成由軍隊自行籌集。

  1985年,整個軍隊才獲得56億美元撥款,當時我軍430萬人,三餐飯都保證不了,試問如何研發、更新裝備?

  那一年臺灣省軍隊的軍費是98億美元,日本自衛隊的軍費更是達到240億美元。日本媒體公開放言:“半小時消滅中國海軍!”

  日本軍閥半個世紀前用來侮辱蔣記國府的“三個月滅亡中國”,竟然在毛主席逝世后的80年代,重新投射到了中國人的耳朵里……

  整個“科學的春天”十年里,沒有制造過哪怕1艘核潛艇;從1980年到21世紀初,近20年時間里僅建造了112、113、165、166和167等數艘,新艦建造服役速度的緩慢,致使大量老舊型號艦艇不得不超期服役,艦艇狀態普遍不佳且失修嚴重。

  當時我軍軍費主要得用于軍職人員基本生活費,但實際情況非常寒酸,甚至中級軍隊干部4年才能發一雙制式皮鞋。

  那一時期,10號工程總投資僅40億,落沒落實不說,這還非611所一個單位花,而是10個分系統、上百家研制單位共用,攤到611所所剩無幾,還要用以對外合作(法國、以色列),致殲10險些夭折。

  著名的設計師宋文驄,一度在家門口賣面條維生,這讓中國解放軍簡直在那時成了國際軍界的笑話。

  2004年,“核潛艇之父”黃旭華接受《現代艦船》采訪時,曾憤述:“20多年過去,美國走了多少型號,冷戰結束,戰爭的危險并沒消失。美國包括日本的科研工作一點沒放松,而我們的科研生產都斷線了。團隊解散,很多人才都流失了。如果我們也像美日那樣,技術抓的很緊,我們的技術水平不會是現在這個樣子,就算不超過美國,也至少不會和他差這么遠。”(見《龍嘯九天--中國核潛艇專家采訪錄》《現代艦船》2004年12月下半月)

  80年代真的是很“窮”嗎?

  我們先看看“崩潰的十年”都給80年代留下了怎樣的基礎和遺產:

  1966-1976這十年,國家投資超500億元,原油產量年均增速18.6%,汽車制造廠逾200家,鐵路通車里程達五萬多公里(復線的八千多公里),鐵路貨運量十億萬噸,電子工業產值年均增長20.3%,能源產量年均增速9.2%(到2007年全國石油產量1.87億噸,29年時間僅比1978年增長79%,遠低于1949至1978年增幅的866.08%),既無內外債,又無通貨膨脹,國庫留下5000億斤糧 、500多萬噸棉花,外匯120多億美元。

  到了80年代,錢都用到哪了?我就拿進口小汽車來說。

  整個80年代,我國共進口汽車97.9萬輛(含全套散件,下同),約合150億美元,尤其1984年以后,進口量大幅增加,僅1985年全年共進口小轎車35.4萬輛(包含散件配件),花費50億美元。

  商品經濟紙醉金迷,軍工撥款遙遙無期。

  1983年初,上海市計委和國防工辦向國家計委作了最后報告,請求立即恢復完成第三架運十飛機的總裝研制工作,并表示“上海愿意承擔一半的經費(約1100多萬元)”,但報告無任何回復。

  1993年的銀河號事件為什么那么屈辱?暫不剖析事件本身,就再說說80年代時,我軍呈現在世人面前的“面貌”:

 ?、俾庙樆?,陸上后勤供應的蔬菜,連根帶泥,洗也不洗;

 ?、谏虾;?,東海艦隊想在崇明島建點,結果因為經費拮據被否決;

 ?、壑凵交?,有洞庫泥沙回淤嚴重,不去修整,直接報廢;潛艇支隊官兵飲水問題無法解決;軍民雜居,生活糾紛不斷;

 ?、軓V州基地,劉華清到上川島時,按慣列全體應列隊歡迎司令員視察,結果非但沒有,且是東一群、西一群、不立正、不敬禮,吊兒郎當如老鄉看大戲。劉華清當時并沒有發火,因為他知道這背后是干部風氣問題,歸根結底是大環境問題;

 ?、菹麓◢u,部隊吃菜成了大問題,一艇一灶,每天早晨要乘船去岸上買食品。春節時全支隊也吃不上魚,肉也罕見。劉華清在南海艦隊會議上告訴后勤負責人:“你們的內心應當受到譴責”……由于不給撥經費,榆林港的航道里,該炸的礁不炸、該建的碼頭不建,艦艇擁擠,這談何機動作戰?

  ………

  這只是冰山一角——不是海軍的冰山一角,而是80年代我軍的冰山一角。

  軍隊正是在這個背景下,被賜予了一種旁門左道式、以毒攻毒式的解決方法:允許經商。

  2.

  1985年4月2日,由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參謀部、總政治部、總后勤部制定,同年5月4日經國務院、中央軍委轉發施行《關于軍隊從事生產經營和對外貿易的暫行規定》。

  轟轟烈烈的軍隊經商拉開大幕。

  軍隊經商之事,當時并非毫無阻力,比如以時任國防部部長張愛萍為首的高級將領就極力反對。

  在中共中央軍委常委會上,張愛萍力陳軍隊經商之弊:“軍隊和政府經商,勢必導致官dao,官dao必然導致腐敗。穿著軍裝倒買倒賣,是軍隊的恥辱,國家的悲哀。提倡部隊做買賣賺錢,無異于自毀長城。”

  推薦閱讀:何為“官dao”

  張愛萍還補充道:“我們在軍委工作的人,如果連這些都制止不了,這樣搞下去,將來發生了戰爭,該殺誰的頭?首先該殺我們的。殺了我們的頭,還要落下罵名、丑名、惡名!連尸首都要遺臭萬年!……到時候,怪不得別人要打倒你!”

  然而,支持軍隊經商的呼聲最終超過了反對的聲音。

  1985年,在中央軍委三大總部帶頭下,各軍種設立了聯合航空公司、海洋航運公司。

  隨后,各大軍區緊緊跟上,紛紛組建了自己的經貿集團。其中最為代表的是南方工貿和北方實業。

  在上級帶動下,各集團軍也紛紛進入商界。

  整個80年代的解放軍,有印象的老一輩人都會有印象,那一時期的「軍人」在社會上是一種什么樣的形象,還有沒有一丁點曾經“毛主席的戰士”的樣子?

  我隨便小舉幾例:

 ?、?某些部隊公然把基地出租給影視公司拍戲,戰士吊兒郎當的做群眾演員客串、就為了幾張鈔票;

 ?、?軍中流傳戲言“會打仗的不如會唱歌的、會擺沙盤的不如會拍馬屁的、造核彈的不如賣茶蛋的”;

 ?、?沿海地區某作戰部隊,為押運大規模走私商品,直接動用重裝兵器;

 ?、?沈陽工商曾設障阻擋軍隊走私汽車,結果被沖障;該事件鬧到遼寧省政府后,省里的態度竟然相當明確:軍隊由中央軍委管,軍隊無論干什么,地方政府都不要管!

 ?、?軍隊內部克扣軍餉、社會上又欺壓百姓,屢屢上演穿著軍裝和商戶“搶生意”、“爭攤位”的奇景;

 ?、?黑社會沉渣泛起,“我派出所有人”成為黑惡勢力口頭禪。八九十年代開過飯店酒吧的老板都有記憶,要么雇保安、要么每月給當地黑老大交保護費,否則生意沒法做……

  推薦閱讀:獨山縣之案,抹不去的黑社會陰影

  在1993年7月的軍委常務會上,就有人陳述:“軍隊從事生產經營,由于經濟利益的驅動,與民爭利時有發生,引發了一些軍政、軍民矛盾。”

  「軍民魚水情」,這可是用毛主席、朱老總那一代人手把手帶著我軍士兵用鮮血鑄就的光榮傳統,卻在六十年后的軍隊經商中大潮中沾染了污濁。

  這就是軍隊經商帶來的直觀影響。

  至于深層影響,我想90年代之后的“新中國五大恥”——銀河號事件、臺海泄密事件、印尼屠華事件、南聯盟大使館被炸事件、王偉撞機事件——已經給出答案了。

  3.

  1987年后,張愛萍退休,遲浩田進入中央軍委,張愛萍在第一時間邀請遲浩田到家中做客。

  飯桌上,他舉出岳飛詞《滿江紅》中“靖康恥,猶未雪”一句,向遲浩田論道:“宋朝皇帝為了彌補軍費的不足,推行軍隊經商之略,結果是武功荒疏,軍紀渙散,面對一個西夏小國,也是屢戰屢敗。金兵入侵時,中央政權失控,徽宗、欽宗二帝被俘。這就是歷史上的‘靖康之恥’!”

  1988 年 4 月,秦基偉也在《軍內的問題,需要認真對待》中痛陳:

  “現在軍內有沒有問題?有!不只有問題,而且有很大問題!……明面上,是搞經營, 搞三產,軍區大院變成貿易公司,當兵的不扛槍,改做買賣了!實質上,是軍內劃山頭、軍區分派系,一個山頭一個坑,自家坑里無法無天啊!

  老書記(萬里)說的對:自己山頭怎么撐起來?要有錢嘛,沒錢誰跟你玩!怎么有錢?搞買賣嘛,倒騰軍需嘛,吃后勤嘛,搞這些個來錢快,那是其他買賣比不了的!

  就是這些個山頭主義,讓我們軍內畫地為牢、不務正職、空耗軍需,也讓我們沒了當年的精氣神兒!這些年搞輪戰(指兩山輪戰),搞大比武(指1985 年中原大比武),戰斗力提高了嗎?我看未必!

  各個山頭都領著跑著做買賣,搞副業,指望底下的兵多厲害,這可能嗎?……這個鬼樣子,日后中央有行動,指望誰?槍都銹了,黨去指揮誰?”

  一直到1993年9月19日,長者領導下的中央軍委正式決定“軍以下作戰部隊不準經商”,并頒發《關于整頓改革生產經營的決定》,這段烏黑色的歷史才終于踩了剎車。

  全軍原有企業15327個,從業人員86萬多人,通過整改,企業減少6238個,人員減少6萬多人。

  1994年,中央軍委組織力量對此進行復查驗收。至當年年底,整頓改革軍隊生產經營的工作取得明顯成效,盲目發展的勢頭得到了有效遏制,集中統管的企業超過60%。

  1998年3月,軍委又決定非作戰部隊也不準搞生產經營。1998年7月,中共中央決定在大陸范圍內集中開展打擊走私活動。

  在這當中,發現軍隊、武警部隊一些單位和個人也有參與走私活動的;隨后軍委決定徹底調查、停止軍隊、武警部隊的一切經商活動,加大政治經商之風。

  當時在軍隊內部,宣講工作也被擺上臺面,尤其是以“七八十年代蘇聯軍隊在阿富汗、在黑海、在東歐走私猖獗,最終導致了蘇軍解體和蘇共滅亡”為專題,大力進行歷史教育。

  1998年7月22日,長者親自提筆寫信提到:

  “萬年、浩田并軍委諸同志:……現已夜深人靜,最近一個時期我對群眾反映的腐敗現象,心里深感不安……軍隊必須停止一切經商活動,對軍隊所屬單位辦的各種經營性公司要立即著手清理。要雷厲風行,當然也要工作細致。”

  同日,他在全軍打私工作會議上又給予了一個明確的結論:“解放軍與武警部隊必須停止一切經商活動,從明年1月1日起,全部吃皇糧!”

  隨后,中央和軍委都成立了軍隊清理經營性企業領導小組。

  1998年10月,中共中央、國務院、中央軍委召開軍隊、武警部隊和政法機關不再從事經商活動工作會議,通過《軍隊、武警部隊不再從事經商活動的實施方案》。

  由此,總參謀部、總政治部、總后勤部、總裝備部亦聯合發出《貫徹〈軍隊、武警部隊不再從事經商活動的實施方案〉的意見》。

  至1998年12月,軍隊共向國家和地方政府移交企業2937個,總資產804億元、凈資產241億元,從業人員20.9萬人;確定撤銷企業3928個,總資產151億元、凈資產64億元,從業人員10.4萬人,已全部停止經營活動;對保留的258個保障性企業、1088個福利性企業,按政策規定進行審查核定,實現了1998年年底前軍隊、武警部隊與經營性企業徹底脫鉤的戰略決策。

  1998年12月15日,解放軍和武警部隊完成與一切經營性企業脫鉤。

  1999年1月11日,國家稅務總局發布的文件,規定軍企移交地方后,不再享受相關的優惠政策,企業在移交前所欠的稅務,隨同債權、債務一并移交。

  日后,在長者自己的自我總結中,“軍隊一律不得經商”被他視為重要功績之一。

  4.

  軍隊經商踩剎車,始于1998。

  它的政治奠基,實為1997年令其得以“放開手腳”的十五大。

  但是,真正徹底讓「停止軍隊經商」這一歷史性重任最終實現的,還是在2012年的十八大之后。

  2014年11月,全軍政治工作會議在古田隆重召開。

  當時新華社的報道如下:

  “早在福建工作期間,他先后7次來到這里,大力倡導和弘揚古田會議精神。”

  “上午9時許,他來到會址前,親切接見出席全軍政治工作會議的全體代表,隨后帶領全體中央軍委委員一起參觀會址。他再次仔細觀看了會址各個場所,在一幅幅照片和展板前駐足察看,并不時就有關問題向講解員提問。”

  “他來到當年毛澤東作政治報告的廳堂,凝望著廊柱上富有鮮明戰斗性的標語,注視著當年會議代表取暖留下的斑斑炭火印跡,同大家一起回憶先輩們探尋革命道路時篳路藍縷、艱辛奮斗的情景,并向大家介紹他每次來古田參觀的情形和感受。”

  “會址北側的毛主席紀念園依山而建,莊重肅穆。他神色莊嚴,沿著151級臺階拾階而上,向毛澤東雕像敬獻花籃,親手整理花籃上的緞帶,帶領大家向毛澤東雕像三鞠躬,并瞻仰了毛澤東雕像,深切緬懷老一輩革命家的豐功偉績。”

  “古田會議紀念館里,他認真聽取講解,不時在一件件文物、一組組數字前凝神觀看,同大家深入交流,一起重溫黨領導創建新型人民軍隊的崢嶸歲月,強化堅持軍隊政治工作根本原則和制度的意識和責任。”

  “他表示,歷史往往在經過時間沉淀后可以看得更加清晰。他要求大家深入思考我們當初是從哪里出發的、為什么出發的,接受思想洗禮,以利于更好前進。”

  那次會議,后來逐漸被被稱為“新古田會議”。

  新古田會議一年之后,2015年11月24日至26日,中央軍委改革工作會議召開;28日,中央軍委印發《關于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的意見》——共和國歷史上規模最大的軍事改革,正式拉開大幕。

  也是在2015年,經全軍對外有償服務管理工作領導小組批準,“全軍對外有償服務清理整頓”專題網站在軍事綜合信息網正式上線運行,接受群眾投訴、舉報、監督。

  以開篇的魏則西事件展開說。

  當年的5月3日,國家計生委發布通告,由其與中央軍委后勤保障部衛生局以及武警部隊后勤部衛生局,聯合調查武警北京二院。

  一周后,百度總裁向海龍表示擁護調查組的整改要求,承諾:停止包括各類解放軍和武警部隊醫院在內的所有以解放軍和武警部隊名義進行的商業推廣。

  同一天,調查組責成武警二院及其主管部門立即終止與上??氯R遜生物技術有限公司的合作。

  更重要和關鍵的是在同時,按照中央軍委《關于軍隊和武警部隊全面停止有償服務活動的通知》要求,對所有合作項目立即進行了終止。

  《關于軍隊和武警部隊全面停止有償服務活動的通知》,這正是在魏則西事件期間(2016年3月),中央軍委在大大的直接關切和領導下發布的軍令。

  其實在2015年11月的中央軍委改革工作會議上,就已有放風。

  那一年,全軍對外有償服務管理工作領導小組印發了《全面開展軍隊對外有償服務清理摸底工作實施方案》,部署先期清理摸底工作,重點查找擅自對外服務創收、擴大項目范圍、亂支亂用收益等問題。

  2015軍改中的“停止軍隊進行有償服務”的改革部分,標志著我軍時隔近20年對革除“軍隊經商”這一貽害甚遠的風氣,祭出又一雷霆動作。

  截至2018年6月30日,應停的10萬個項目已全部按期停止。

  停止軍隊經商,真正得以付諸現實。

  跋.

  “人民軍隊從勝利走向勝利,彰顯了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偉大力量。毛澤東同志曾經指出:‘我們的原則是黨指揮槍,而決不容許槍指揮黨。’黨對軍隊絕對領導的根本原則和制度,發端于南昌起義,奠基于三灣改編,定型于古田會議,是人民軍隊完全區別于一切舊軍隊的政治特質和根本優勢。”

  “誰把人民放在心上,人民就把誰放在心上。‘最后一碗米送去做軍糧,最后一尺布送去做軍裝,最后一件老棉襖蓋在擔架上,最后一個親骨肉送去上戰場‘。這首戰爭年代廣為傳唱的民謠,就是軍民團結如一人的生動體現。”

  —— 大大在慶祝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90周年大會上的講話,2017年8月1日。

  軍隊經商,一段我軍自絕于人民的歷史,深刻停留在浩長的歷史中。

  在社會主義軍隊中,蘇聯紅軍和中國人民解放軍都是兩支在斯大林和毛澤東的指揮下、讓西方世界畏懼膽寒的人民軍隊,但也都在毛澤東1976年逝世后——即國際共運陷入空前低谷之后,走過一定程度與長度的彎路。

  溫史,是為警示后人,也為敦鞭我軍:“深化改革,永遠在路上;聽黨指揮,永遠是鐵律;毛澤東思想,永遠是靈魂;為人民服務,永遠是宗旨!”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圖文推薦

熱評排行

點擊排行